温梵

纯洁猩:

【罗香】【厨子不足汉化】
软绵绵的发 情厨。
汉化组辛苦了,还有夜老师也辛苦了,日常辱骂度受(。贴里封面确是放不上去了(。
链接在评论里。

纯洁猩:

【罗香】【厨子不足汉化】
软绵绵的发 情厨。
汉化组辛苦了,还有夜老师也辛苦了,日常辱骂度受(。贴里封面确是放不上去了(。
链接在评论里。

[索香]今天你分手了吗

阿阿阿阿阿燃:

*非常的对不起大佬拖了这么久还这么咸鱼……
*这是一个互撩的故事!(个鬼
*一如既往的起名废啊…
@羽十一






——————————
那么,是不是不应该出手的呢。


干净的充满男性气息的手搭在女人的腰上,金发男人不时低头和怀中温香软玉调笑两句,讨巧的俏皮话惹的漂亮的小姐笑的花枝乱颤。他在这些事情上一贯是个中好手,女人们很少会拒绝一个这样幽默风趣的男人。


山治看似游刃有余的引导着话题的节奏,现在时间还早,酒吧的场还没热起来,轻快优雅的英伦小调在三两客人之间营造出闲适暧昧的氛围。


怀里漂亮的小姐酒红色的长发缠绕在他的西装外套上,店里的人有些多了起来,他朝那位小姐抱歉的笑笑,松开那只手脱下了外套随手搭在女人的椅背上,又解开了两粒衬衫扣子,重新揽上那个纤细的肩膀。


说实话他现在的状态并不好,连和这样漂亮的小姐聊天都无法让他暴躁的心情平复下来,虽然他的脸上始终挂着一个微笑,但他连自己在胡言乱语些什么都不知道。


一只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纤手突然掀开了他的衣领,山治这才回过神来,低头看向那只手才发现了撩开的衣襟下的一个牙印。不用说也知道这是什么了。


漂亮的小姐叹了口气,微凉的指尖沿着那个齿痕划了个圈,"又是个有主的。"


山治看着那个齿痕怔了怔,马上想向手臂里的美人解释清楚,而酒红色的长发丝毫不留恋的从他胸前滑开了去。手臂蓦然一空,山治只好无奈的收回那只刚刚还搭在香肩上的手,又恼怒的把衬衫重新系好,扬起头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


他也不想带着这么个玩意儿在女人面前晃悠,但那牙印新鲜的很,不过个三五天根本消不下去。刚搭讪到的小姐一看见这个马上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生怕和他扯上一毛钱说不清的关系。


他扬手要了一瓶啤酒,是说他平常并不喜欢喝啤酒,那些深褐色的液体散发出一种浓郁的呕吐物气味,并且还苦的不行。但他此时无比郁闷的心情实在配不上醇香的百利甜,还不如干脆像个颓废的醉鬼一样摆一桌啤酒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酒吧里吵闹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他的身边已经先后轮换了三对不同的男女,他喜欢坐在吧台,这里是最方便纵观全场的位置。


同样也是最容易被注意到的位置。


山治拒绝了第二个男人递上来的酒杯之后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很有必要马上搭讪到一位可爱的小姐了。他叼着烟,眼睛缓慢的扫过四周的女人——除了一看就未成年的小太妹就是已经有了今夜的玩伴,甚至刚刚那位酒红色长发的小姐都已经娇笑着和一个正在喝酒的男人聊上了天。


他右手取下那支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吐出了几个烟圈,发现刚刚还摆在桌上的烟灰缸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服务生收走了,也许还要过一会儿才会重新摆回来。


于是他百无聊赖的又喝了一口酒,冰凉的液体冲刷过他的口腔,苦涩的味道席卷了他的味觉,他焦躁的情绪直到现在也没有缓解。更别提那个胸膛上的牙印,简直像一直漂浮在他眼前一样。


他又把那支烟塞回嘴里吸了一口——完蛋,末端银白色的烟灰好像快支持不住要掉下来了,山治拿起外套和酒瓶就准备去别桌找个烟灰缸来——然后这时一只手拿着一个烟灰缸递到了他面前。


"你好像是需要这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在他脑袋后面响起。


山治挑了挑眉毛,有些诧异但没拒绝,就着那只悬空的手把岌岌可危的烟灰在烟灰缸里一弹,这才回过头来道了个谢。


一个绿色短发的男人,剑眉星目薄唇,耳朵上还挂着三个耳坠子。衬衫扣子敞了三四颗,领带也没系,另一只手肘上搭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只看了一眼山治就给他打了个高分。


男人把烟灰缸放在桌上,透明的玻璃缸敲在桌上,刚落进去的一点烟灰抖了抖,"我可以坐下么?"


山治耸了耸肩表示你随意。


男人坐下之后看见了他面前堆的好几个空瓶,扬手叫了两瓶一样的。


"啤酒没劲。"山治看着他。


"都一样,"男人对他笑了笑,"反正我喝什么都不醉。"


啧。山治不以为然的又落了落烟灰。


"一个人?"男人的声音很低沉,山治默默地在心里又给对方加了一分。


"嗯。"山治漫不经意的应了一句,"错过了两位美丽的小姐,看来今晚是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那可不一定。"男人轻笑了几声。


山治转过头,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以前没在这儿见过你。"男人拿着啤酒瓶在顶上咬了一下,手一拧就揪下了一个小盖子。


"第一次来,"山治举起自己的和他小碰了一下,细长的颈口看起来格外接近,"你很熟这里?"


"…偶尔,和我家那个吵架的时候。"男人无奈的耸了耸肩。


山治笑了出来,"那你这又是吵架了?"


男人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


"不错了,我刚分手,"山治撇了撇嘴,"山治。"


"索隆。"索隆直勾勾的看着他,"你是哪边的?"


他说的很隐晦。


"我现在只后悔没把那混蛋的屌踩烂了再走。"


两个人又十分默契的笑了起来。


"那么,为什么吵架?"山治问到,"你这是被赶出家门了?"


索隆叹了口气,"谁知道他一天到晚的发什么脾气。"


"喔?"山治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听起来像个麻烦的家伙。"


"…我都习惯了。"索隆仰头喝了一口酒。


"那干嘛不干脆分手算了。"山治手里的烟终于只剩了个烟屁股,他把那一点点按熄在烟灰缸里。


"不行,"索隆摇了摇头,"他长的好看——跟你很像,也是金发。"


山治笑了笑,这年头金发越来越多,有的染出来比他这天生的还亮。


"…也很会玩。"索隆说这句话的时候意味不明的看着他笑。


山治也笑,笑的头都低了下去,凑在那个绿脑袋旁边,"我也很会玩。"


他讲话的时候声音小小的,还带着一点醉意。


他们又碰了一下瓶子。


"分手?"这回先开口的是索隆。


山治冷哼一声算是回应。


"你看起来不像是被甩的人。"索隆十分中肯的评价。


山治屈起一只手臂在桌上撑着脑袋,"为什么不像?"


"我刚刚说了你和他很像,"索隆看着他,或者说看着他的头发,"我不会和他分手,所以如果我是你说的那个王八蛋我肯定也不会和你分手。"


山治的眼睛慢悠悠的眨了眨,"那你和你家那个分手了来当王八蛋试试怎么样。"


"这可不行,"索隆笑了笑,"我当不了王八蛋——我本来就是王八蛋。"


说着这句话他的脑袋靠山治越来越近,话音落下的时候几乎已经贴着山治的嘴唇,仅剩的左眼刚巧和山治来了个对视,瞳孔被放的太大,山治眯了眯眼睛,稍微一抬下巴就吻了上去。


索隆十分配合的歪了歪脑袋,让两人的鼻尖错开去,山治柔软的舌头在他口腔里长驱直入,嘬不了两下就退出来,换个角度再亲上去。爆炸般的背景乐和这个甜腻的吻实在是违和的不行。


那个吻在山治笑的颤抖的肩膀中结束,他有些醉了,趴在桌上,金色的头发像银杏叶子一样。


"现在很晚了,"山治懒洋洋的说,"你家那个不会出来抓你回去吗?"


"不会,我们正在吵架,"索隆耸了耸肩,"而且他没来过这儿。"


"你跟他吵架了就会来这儿…"山治的话没说完,舌尖在索隆的注视下扫过下唇。


"不,"索隆终于伸手捏起了他一撮头发,"我说了你和他长的很像。"


山治没有挡开他的手,他的头发被那只手撩开,露出更大片光洁的额头。金发男人突然把手伸向索隆的领口,食指一勾——什么都没有,那块小麦色的胸膛上连吻痕都没有。


山治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失望。


索隆有些好笑,"你想找到什么?只有我咬他的份——在床上的时候他乖的像只猫。"


"是你皮太厚吧。"


索隆哈哈大笑。


两瓶啤酒在索隆面前连润喉都算不上,他挥手又叫来一打,开了一瓶放在山治面前。


"我好像有些喝醉了。"山治坐直起来,稍微有些皱着眉毛看着那瓶已经起来的啤酒。


"不喝醉怎么行,"索隆说完这句话就看见山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不是刚失恋嘛。"


切。山治收回目光喝了一大口。


"不想说说吗?"索隆看着他,"那个…王八蛋。怎么会分手?"


山治放下酒瓶,喉咙咕咚咕咚了两下,"屌[]大,疼。"


索隆差点没笑喷出来,在山治满是威胁的眼神下硬憋了回去。


"我可不会让人疼,"蜜色的手不着痕迹的搭上山治的后背,"我只会疼人。"


山治也不躲,肩膀放松下来,蓝眼睛一弯,"用这儿?"他盯着那张薄唇,"还是用这儿?"那只眼睛十分意有所指的盯着男人下半身某块地方。


索隆笑出声,他凑过去咬山治的耳朵,"看你喜欢。"


山治猛的偏过头,手往那绿脑袋后面一勾,堵上那张在他耳孔里作乱的嘴,相似的酒味在两人之间交错盘旋。他的手掌用力的按着那个脑袋,不让他退开半点——索隆的手也在他背上不安分了起来,捏着他的脊椎,还想把他的衬衫从裤子里扯出来。


这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混乱的灯光不断扫过山治的头发和脸颊。


索隆的额头顶着他的,"you got me."


山治拉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看来我是有收获了。"


绿发男人扯着那只手急急忙忙的往外走,山治懒洋洋的被拽着,看着前面的背影推开一个又一个人,脚步一点也不停。


然后两个人在厅里绕了三圈,山治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说,你该不会不认路吧。"


索隆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


山治一点也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然后手上把索隆一拉,"跟我来。"


前后的两个人交换了顺序,这回是山治拖着他走,他的脚步迈的跟索隆一样快,还没等索隆的眼神从握着他的那只手上移开,两个人就出了大门。


"我的车在那儿。"索隆朝路边的一辆悍马昂了昂下巴。


山治十分流里流气的吹了个口哨,拉着人就往那边走。


街边的店铺灯火通明,显得路边那一溜车就格外不起眼——索隆直接把人压在车门上就亲了上去,两只手猴急的就往山治衣服底下钻。背后是方正冰凉的铁块,底盘太高估计蹭的山治小腿肚子一腿灰。


不过山治并没有在意,相反他十分配合的捧着索隆的脑袋,两只手抬起来更方便了索隆的动作。直到透明的液体都要顺着唇角留下,索隆才恋恋不舍的退开来,两人间拉起一条暧昧的银丝,他又伸出舌头一卷,在那张还没合上的唇瓣上舔了一下。


"回家?还是开房?"索隆盯着山治的眼睛轻笑。


"老子现在在跟你约一[]夜[]情,回什么家。"山治白了他一眼,"开房去。"说着带着酒味的唇舌又缠了上来。


——————————
为了做足山治大爷的全套戏码,索隆直接拉着人就钻进了旁边的小旅馆,连电梯都没有,在昏暗的楼梯间又抱作一团。


山治推了推那个把他按在墙壁上的胸膛,"呼…去,去房里。"


索隆闻言直接把人扛起来,像米袋似的往肩上一放,山治昏昏沉沉的被倒扛着笑,再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已经被扔进了床里。廉价小旅馆的床下面全是弹簧,山治在里面一埋马上又被弹回来。


索隆西装衬衫一起脱,袖子还套在一起的两件衣服就随意的被扔在地上,铺天盖地的压在山治身上,山治整个人又被埋进被子里多了几分。绿发男人像大狗一样亲的他一脸口水,两只手毫无章法的在他身上解扣子,山治被逗的笑个不停。


索隆气极,干脆一把抽掉他的皮带,山治头发乱糟糟的,"你出来跟我一[]夜[]情,不怕你家那个生气?"


索隆都懒得理他,这还玩上瘾了,隔着衬衫就在胸前那个牙印子那儿咬了一口,后脑勺马上挨了一下,他又呼哧呼哧的去亲那张嘴,"疼疼他就好了。"


"喜欢这个?"索隆黏糊糊的含着他的舌头,又捉过他的手往那硬邦邦的玩意儿上按,"还是这个?"


山治脸上闷出一层红,舌头还在对方嘴里说不出话,手上干脆的一揉就算是回答了。


索隆抱着他在他胸膛上一通乱啃,白色的皮肤一下子泛红,更别提那张迷迷糊糊的脸——他又往里面挤了一根手指,山治抖得跟筛子一样,又想后退,又咬着他不放。


索隆十分故意的用大拇指在旁边按,一副还要往里挤的样子,山治小声惊叫,被他扛在肩上的那条腿一个使劲就推着索隆凑到了山治面前。


索隆看着他这副样子,低下头去咬他耳朵,"…小猫,叫一声。"


山治恶狠狠的瞪着他,他就笑了,凶神恶煞的一看就是要干坏事。果然那两根手指一下子就撤了出来,憋的难受的玩意儿怼在那儿就往里入。


山治搂着他的脖子喘不上气来,想叫他慢点,嘴里的气儿好像只知道进不知道出了。


"大么?"索隆笑着问他。


"…王八蛋…啊啊!"山治揪着他的头发,高高的扬起下巴,上半身向后弓起来,像条鱼。


王八蛋特满意。


好不容易塞了个满当,山治眼泪汗水都糊了一脸了,嘴里小小的叫着索隆的名字,两条腿僵硬的被索隆推成几乎一百八十度。


弹簧在剧烈的动作下被压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山治觉得自己跟失去了意识一样浮浮沉沉,满眼都是那头绿色,后面还插[]着那玩意儿。又疼又快活,喝醉了酒嘴里叫了些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就好像多叫一声那玩意儿就更凶狠一分,到后来好像就这么的还满足不了那凶兽,直把他整个人翻了个面,软乎乎的趴在床上,只有屁股被高高的捉着,操[]的他呜咽着想往前爬,又被一把抓回来接着操。


后面跟要坏了似的,他又被抱起来坐在那结实的身体上,被扣着腰上上下下,他过去讨好的舔那张线条分明的脸,想让他快点儿射,那人倒是更来劲了。好不容易求着射[]出来的时候山治真是被折腾的一丝力气都没了。


索隆把他抱在怀里,让那头金发撒在他胸膛上,两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喘着气。山治咽了口唾液,嗓子眼儿像要冒烟了,"喂你…刚刚喝酒没付钱…"


索隆也好不到哪儿去,平复了一下呼吸,"啊,那是我家那个开的店。"


山治就趴在他胸口笑,两只手乱七八糟的搭在他身上,说绿藻头你太不要脸了,老子还没原谅你呢。


"啊啊?"索隆直接把他一掀,山治就被掀了个人仰马翻,仰面躺在床上,大灯直射他的眼睛,马上又被一头绿油油的挡住了光,"看来还是没疼够啊。"


凶兽狞笑着在他胸膛上咬了一口,又在脖子上咬了一口,手臂肩膀也不放过,山治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只好哑着嗓子叫他别闹了,索隆又作势要去咬他嘴,落下的却是无比温柔。山治仰着头跟他接吻,放松的躺在床上。


"这样行不行?"索隆轻声对他说。


蓝眼睛眨了眨,小胡子下的嘴角微微上翘,"王八蛋。"



没有了

[索香]祸不单行

阿阿阿阿阿燃:

 *7000字全是车我要崩溃了,词汇量和耐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挑战
*像牙膏一样挤完的所以一点都不好吃
*女装长发厨,abo,厨子生日快乐  


来不及了快上车

假如有一个文家猫咖(3)

假如有一个文家猫咖(3)
#居然还有更新,我也不敢相信
#可以点个小心心么,那样才有动力……
————————
“山治先生!你看这个!”
克赛特兴冲冲的拿着手机播放里面的视频给山治看。里面播放着一直猫咪的视频。
——视频分割线——
“克力架幸福的话你就喵喵叫♡”
视频里传来女孩子的声音。似乎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一些白头发。
“喵——”
可爱的猫咪声音传来,摄像头一边发出了幸福的笑声。宽大的男人手掌显示出来,递给那只紫色的猫咪零食。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
“我们也来试试吧!山治先生!”
看着lady那么期待的目光,山治自然是无法拒绝。思考了一会,拿出了压箱底的零食,准备开始尝试。
因为要一只一只的尝试,所以只好把其他的猫咪都放在房间里,只让指定的那只出来。
第一只选中的猫咪是勇治。
看着一边舔毛一边眯着眼睛发出咕噜咕噜声音的勇治,山治开始思考这个游戏对勇治的智商来讲会不会太难了。
算了,既然克赛特酱那么期待,就试一次吧。晃了晃手中的零食,勇治瞬间就跑了过来,在山治腿边卖萌。
“勇治幸福你就喵喵叫。”
“喵——”
旁边传来了克赛特兴奋的尖叫声。果然,这个家伙,只要吃的在眼前智商可是会蹭蹭蹭的上涨呢。
“我们勇治幸福的话就喵喵叫”
“喵——”
真是有趣啊,不知不觉山治也打起了兴趣。语调变得轻松了起来。
“我们勇治幸福的话——”
“喵喵————————”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果然这个家伙还是不可爱。没办法,山治蹲了下来把营养膏挤出来一点喂给自己家的猫咪。
————next————
“嗯,过来,尼治。”
“叮咚——”
外面传来了声音,没办法,这个时候刚好顾客来了。山治只好下去迎接。
“抱歉,lady。刚刚我们在做最近网上很流行的那种和猫咪玩的游戏。”
听到这话的女顾客们都表现出了浓浓的兴趣。打算过去围观。
“呼……尼治的声音很大的哦。请各位做好准备吧!”
看着正在舔身的尼治,山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拿起手中的营养膏走了过去。
“我们尼治幸福的话喵——”
“喵……”
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瞬间让咖啡馆里被欢笑声充满。山治的脸一会红一会紫的,冷静了一会继续问起来。
“我们尼治幸福的话喵喵叫。”
“嗯……”
“你今天哪里不舒服么……”
无语虽然是无语,但是山治还是把手中的营养膏挤出来一点。喂给了尼治,他从来没有对猫做过任何过分的事情。这确实起了效果,现在伊治也开始慢慢学会忍耐而不是用喵喵拳来解决问题。
——next———
“伊治!”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伊治还是给了铲屎的一个面子,缓慢的走了过去。
“我们伊治幸福的的话喵喵叫。”
“……”
无反应。
确实,也想不到伊治会有什么反应。山治这么想着扶了扶额。
“就给我喵一声都不行么。”
“咕噜噜……”
猫咪的呼噜声,虽然不是自己想要的但还是谢谢你给我回应啊。这么想着,山治还是摸摸伊治给予鼓励。
“我们伊治幸福的话喵喵叫。”
“喵——”
勇治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又一次笑了出来。真是可爱啊,不愧是店里最讨人喜欢的猫。
———next————
“我们蕾玖幸福的话喵喵叫。”
“喵~”
优雅的叫声和步伐,不禁让所有人都赞叹这只猫美丽的外貌与气质。
“我们蕾玖幸福的话就喵喵叫~”
“喵~”
十分的配合呢,是啊,蕾玖是这群猫咪里面最让人省心的一只。因为母猫的关系,比较自立,但同时也很粘人。每天早晨起来都会给山治一个亲亲。而且工作时候都待在吧台看着山治。
“我们蕾玖幸福的话喵喵叫。”
“喵~”
“辛苦了蕾玖,给。”
山治把零食放在手上递给了蕾玖,猫咪也乖乖的凑了上去吃起来。
“有的时候真怀疑,你们是人类么。”
谁知道呢,蕾玖这么想到。也许可以变吧,也许不可以呢。这么想着,动了动尾巴,在心里憋着笑意。跟着山治一起下楼给顾客做饮料了。
——今天也是异常安稳的vinsmoke猫咖。

*各位希望加上猫咪化人的设定么?我还不是很确定要不要写呢(;′⌒`)

假如有一个文家猫咖2

假如有一个文家猫咖2
————————————
“喵————————!!!”
尼治在浴池里面挣扎着,想要往前面走。但是每次都被即使的抓住,继续接受酷刑。

“混账!所以说!为什么上了厕所不舔毛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多脏啊混账家伙。啊,克赛特小姐♡可以给我一下猫用的洗发水么?”

尼治是一只很不喜欢舔毛的猫咪。一般的猫都很爱干净每天都会舔毛,蕾玖就是典型的例子,勇治和伊治起码会象征性的舔一舔,但是尼治就是那种,绝对不会舔毛的类型。

“喵!!!”
“你自己不舔毛的话起码去找伊治勇治那里啊!叫他们帮你舔!勇治不是很喜欢给猫咪舔毛么!”

躲在门后面的勇治听到这话愣了愣,之后无语的摇了摇尾巴,拜托,尼治的毛已经结块加难闻到爆炸了好么,可恶的铲屎官,你给尼治舔算了。

身体一直被摸来摸去,还撒上了水。但是也不能挠他,上次伊治挠了一下山治之后被惩罚待了一个月的耻辱圈和指甲套做惩罚。自己和勇治都没敢去招惹愤怒的大佬,毕竟,伊治大佬不爽的时候,去套话绝对是作死。

“喵!!!”
总有一天我会咬你一口的!

——这条flag最后被零食彻底消灭。

“辛苦了尼治,过来,给你吃的。”
本来还想模仿伊治闹脾气的尼治听到了有吃的这一句话,瞬间爬了过去要吃的。用爪子轻轻抓住山治的裤子,喵喵叫着。

“给,你最喜欢的。”
为了防止其他猫咪过来抢(其实只有勇治)山治破格让尼治坐在自己的腿上,喂他零食。

“喵——?!!!”
等一下!那边!!勇治闻到了零食的味道也想要上去,结果一不小心就摔倒了。克赛特像是吓到了一样,马上磕磕绊绊的走了过去,想要安慰勇治,结果一不小心碰到了正在上厕所的伊治的猫厕所。

“喵!!!!”
铲屎的你在做什么!不许打扰本王神圣的休息时光。伊治有些生气,他本身就是一只与其他猫不同,极其容易生气的猫咪,每天几乎都会闹脾气,理由很多。天气不好,今天克赛特的衣服不好看,山治身上的咖啡味道太大,自己上厕所的时候其他猫看着……等等。但是,在这些很令人觉得无语的性格后面,也有伊治独一无二的魅力。他和蕾玖一样,对喜欢的人特别温柔,只要是梳梳毛或者给他做一个按摩,就可以瞬间把一只傲娇猫咪变成小奶猫。

“啊!对不起伊治大人!!”
克赛特猛的鞠了弓之后去安抚勇治了。
勇治是一只特别可爱的猫咪,绝对的和平主义者,只要是有猫咪洗完澡很委屈的时候,他就会去帮忙舔毛。而且有吃的的时候会用两只脚站起来,把住山治的腿喵喵叫。遇到玩具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发了疯一样追捕。这也许就是为什么猫咖中勇治人气第一的原因吧。

“喵——”
真是不太平的一天,蕾玖这么想到。她不喜欢与那些公猫接触,每天都会在一楼与山治相伴,闻一闻那些咖啡的味道。有的时候看的乏味了,就会在一些高的地方走来走去。

“啊,蕾玖。帮我把店改成开门营业吧。”
真是的,又使唤自己,这么想着,蕾玖还是乖乖下去,把店牌换了过来。等到山治到了吧台,克赛特回到岗位,伊治上完厕所,尼治勇治安分下来。才看到了几个小女孩带着欢笑声走进。

“啊,欢迎光临。漂亮的小姐们。”

————tbc——————

假如有一个文家猫咖

假如有个文家猫咖。
(0124猫化注意,4只都是苏格兰立耳)
*有人看继续更,没人看就坑着吧。
——————————————
“欢迎光临,lady。”
和往常一样,山治现在吧台前。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今天是工作日,顾客很少很正常,但是这么漂亮的小姐姐还是第一次。

“喵~”
本来和山治一起坐在吧台上的粉毛猫咪感知到了陌生的气味,耳朵动了动以后优雅的伸了一个懒腰。跳下吧台,走到了顾客的脚边蹭了蹭。

“2楼还有3只调皮鬼,但是很抱歉,需要您先购买一款饮品。”
菜单上的饮料非常多,唯独除去了热巧克力,和酒精类。这是山治为了防止意外决定的,本来甚至想要除去咖啡,但是后来发现猫咪们根本不屑于拿些廉价饮品。

“一杯柚子茶么,我知道了,请上楼吧。小家伙们都快无聊死了。”
收了钱之后山治在女士的手上带上了一个粉色的锻带。这是进入二楼的许可证,为了防止人多的时候会有人浑水摸鱼闯进去。

哒哒哒……

仅仅上去一半就可以听到猫咪们趴在栏杆后面喵喵叫的声音。带着疑惑和惊喜,女人加快了脚步。

“你好,我是店员克赛特。欢迎光临,这里是消毒水,请务必……尼治大人!”

也许是因为好奇,尼治直接打破了规矩,从栏杆里跳了出来,试图抓住女人包包上面的毛绒挂饰。

喵呜喵呜叫着但是抓不到的样子没有人看着能不心动。但是习惯了这种恶作剧的克赛特叹了一口气,把蓝色的猫咪抱起来放回了栏杆里面。

“很抱歉,这里的猫咪很调皮。”

带着歉意的微笑从羞涩的店员脸上露出,也是那么的可爱。消毒完毕以后,克赛特给了女人一把梳子,说是进入可以给猫咪们梳毛。

“喵呜……喵……”

进去了指定区域以后,绿色的猫咪和蓝色的猫咪马上缠了上来。在旁边蹭来蹭去,打滚撒娇。但是另外一只红色的猫咪却只是趴在阳光下,看着窗外的风景,偶尔转头看看女人,眼里满满的都是不屑冷淡。和贵族里面养出来的猫咪一样。

但是越是冷淡,越是容易引起人的好奇心。女人走上前想要给那只猫咪梳梳毛,却被爪子弹开了,红发的猫咪一脸的不屑,甚至还带有一点的愤怒。

“啊!伊治殿下!对不起,这只猫咪不怎么亲人,只给喜欢的摸。”

克赛特似乎想起了什么,凑到了女人耳朵旁边小声的说到。

“而且昨天被山治先生强制压在地上洗澡了,现在闹着别扭呢。”

似乎可以想象那只红猫被压在地上,气愤的喵喵叫着被洗澡的场面了。女人忍不住笑出了声,伊治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瞪了她一眼,似乎下一秒就要扑上去。

啊,惹他生气了。

就在差点听到气愤的猫咪嘶吼声音的时候,楼下传来猫咪的叫声和两个人的脚步声。

伊治似乎闻到了什么熟悉的味道,马上趴到栏杆后面等着。有什么味道?女人闻了闻,柚子茶,和……糯米的味道?

“lady,你要的柚子茶到了。”
山治抬着餐盘,上面有女人点的柚子茶,刚刚煮好的柚子茶发出一股清香。瓷白色的茶杯和上面印着的四只猫咪都很漂亮。

放下了茶杯,女人抱起那只绿色猫咪。抬起头看起刚刚进来的那个男人。个子很高,似乎是经常过来猫咪都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

刚刚尼治和山治他们一起下去了,似乎是闻到了蕾玖身上的零食味道了吧。轻轻抚摸着猫咪的腹部,勇治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也拿出了梳子,帮它整理毛发。

咖啡馆异常的干净,可以看出来每天都有清扫。这里的职员都很亲切,看来以后要多来了。
—tbc—